两万元草创冲刺“万亿制造”

    广州公务员历史上的第一张名片,是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诞生的。据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原办公室主任朱秉衡回忆,这里购置的第一批财产是10张办公桌,每张37元,劣质木头做的。为了对外招商,就按照见过的名片的形式、大小“依样画葫芦”,写上“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筹备领导小组办公室”,加上英文缩写“GETDD”。

    1984年12月28日,广州开发区作为改革开放的一块试验田,在一片芭蕉林上诞生,初始开办经费是两万元。

    为了规范工作人员行为方式,当时甚至制定了一本《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干部必读手册》,指导怎么打电话,怎么穿衣戴帽,怎么吃自助餐,怎么吃西餐,怎么迎来送往等。

    从两万元开办经费起家,广州开发区以“闯创干”的精神,成为全国最具实力、最具活力、最具效益的开发区之一,正在向“万亿制造”冲刺。

    筹建之初,广州开发区就力求把经济活动纳入法治轨道,在全国第一个制定了开发区条例,以及工商税收、技术引进、土地管理、劳动工资管理等8个法规草案。这些探索撬动了大范围的变革,推动了国家层面对开发区的相关立法。

    “对投资者不能产生上下级关系,我来指挥你,你要听我说。要为他们服务,主动为他们排忧解难。”广州开发区原党委书记、管委会主任缪恩禄在一篇回忆文章中提到。

    许多人们后来耳熟能详的关于开发区发展的“经典名言”,都出自这一时期,如“先经济开发,后技术开发”“开发一片,见效一片,滚动发展”“引进项目分档次,产业结构分层次”“依法治区,立法先行”……

    这些改革的背后,是当时的广州开发区已然诞生的服务、时效、竞争、信誉观念。

    广州开发区创造了很多“全国第一”,第一个建立起国家级开发区、高新区、保税区、出口加工区、中新广州知识城“五区合一”的管理模式;第一个实行党政合一的“大部制”管理体制;率先探索经济功能区带动行政区发展的新路子,始终保持精简高效的管理构架;率先开展企业化、专业化招商;率先实行土地有偿出让制度;在全国首设企业建设服务局,率先推行“一站式”办公、“一条龙”服务……

    37年后,广州开发区成为财税过千亿的国家级开发区,综合排名连续3年稳居全国开发区第二,2020年GDP等5项重要指标居全国开发区第一。

    这种融入骨子里的改革基因,今天仍极大地塑造着广州开发区的精神风貌。如今,这里建成了华南地区规模最大的科技孵化器集群。

    2004年回国时,周振从事的质谱仪器研发在国外已有近百年历史,但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飞行时间质谱仪产出基本上还是“零”。怀揣梦想的周振从组建4人团队开始,一干就是十几年,直到2017年造出一台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质谱仪,首次将该领域“中国制造”卖到美国市场。

    当前,国家每年对质谱仪的采购仍有95%以上依赖进口,“我们一步步来,希望10年之后,将国内份额提高到20%,逐渐进入全球前10质谱仪企业的行列。”周振给自己定下了“十年磨一剑”的目标。

    大学毕业后在广州开发区生物医药企业工作的杨学敏,后来创办了表观生物,选择继续留在这里,不仅是因为这里的产业链完整,更重要的是这里建立了创新投融资体系。经过5年的发展,表观生物研发的领先测序项目接连上市,连续3年取得超过100%的销售增长率。

    广州开发区全力营造“中小企业能办大事”的环境,持续推出“民营及中小企业18条”“暖企8条”等系列政策,激发中小企业创新创造创业活力,并于2019年起创办“中小企业能办大事”先行示范区,持续优化营商环境,让民营及中小企业在这里跑出创新发展的“加速度”。

    麦普数码研发出全球最全型号有机光导鼓制造技术,打破了复印机有机成像鼓一直以来由国外垄断的局面,技术实力位居全球前三;昊志机电自主研发的谐波减速器产品打破国外巨头垄断,成为全球电主轴产销规模最大的企业;乐源数字研发出全球唯一的集控制器、蓝牙、传感器为一体的芯片,使得智能石英机芯的尺寸、功耗、成本全球最低;天赐材料动力电池用锂电池电解液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……

    今年年初,广州开发区提出了“万亿制造”计划,将大力发展新型显示、集成电路、汽车制造、新材料、绿色能源、生物技术、高端装备、美妆大健康等八大千亿级产业集群。如今,广州开发区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上市企业最集中、资本运作最活跃、民营及中小企业发展最迅速的区域之一。“中小企业能办大事”的新名片,早已口口相传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林洁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6月01日 06 版